乐投盘口注册 如果,你今天在长沙遇到这些人,请对他们说一声:谢谢!

2020-01-11 17:00:04
热度:3506

乐投盘口注册 如果,你今天在长沙遇到这些人,请对他们说一声:谢谢!

乐投盘口注册,每年的今天,我都会给妈妈发一条简单的短信,对话框上面写着:妈妈,感恩节快乐!

她会看到的,但并不会回复。

这样也好,其实我只是要告诉她,在远方的我,还惦念着她。

北方的家里,前些日子听她说气温已经降到零下17℃了,我想,当她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定会暖意盈盈吧。

除了感恩父母,还有这些人值得我们说一句:谢谢您!

他们身处各个岗位,为这个城市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说与城市融为一体也不为过。

有的人很平凡,有的人很伟大,却都是我们可以真真实实触摸到的。

人生而平等,不管从事什么职业,都应该被敬重。

因为有他们的存在,长沙才变得更加有温度。

我捕捉到了这个城市中几个忙忙碌碌的身影,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最原始的感动!

01

时间:晚8点;

坐标:某报社

职业:总编辑助理

年龄:50+

晚上7点,我走进了一家报社,看到一个年纪稍大的叔叔与其他四个人,正在饶有兴致地讨论工作,没有立即打扰他。

一个小时后,他于百忙之中抽出了点缝隙时间,接受我的采访,期间,不时地有编辑找他商量工作。

他今年50多岁了,每天下午两点钟上班,部署稿件安排,设计选题,做好记者稿件第二道审核把关。

通常情况下,报社最后一批离开的人中一定有他,时间大概是晚上九点左右。不乏加班这种事情的发生,而且已是家常便饭,就在我采访他的前几天,他连续几晚加班到十一二点钟。

做媒体二十年有余,从1998年到现在,他经历了纸媒最辉煌的时期,也眼看着这一行渐渐“不那么景气”。说到能始终如一的坚持一件事,他露出了笑容,将手中的报纸推到我面前。

我好奇的接过报纸,看到那是一则招聘启事,上面写着“聘有新闻理想的人才。”

没错,就是“新闻理想”,在一个50多岁的老编辑心里从未泯灭。

在这个谈“理想”好像会被嘲笑的快节奏时代,在这个纸媒已经渐渐趋向“夕阳产业”的时代,对他,我只有肃然起敬。

02

时间:晚8点半

坐标:地铁站

职业:地铁工作人员

年龄:20+

蓝色制服,得体的笑容与举止。在长沙地铁站的各个角落里,总有这样一群人,时刻出现在你的眼前,为来往的乘客排忧解难。

他们就是长沙地铁站的站务员。站务员的工作看似简单,实则繁杂,一天24小时轮休,从安检到买票到秩序的维持,每一关节都很重要。

对酒水等违禁物品需要巡查;对不文明行为进行劝阻;对询问各种问题的乘客还要作出及时指引......

早班、晚班、夜班三班轮班倒的模式,一刻都不能松懈,“白天需要接待成千上万的乘客,夜里最后一班车结束后,还需要仔细排查,看有没有乘客滞留,或者检查有没有遗失物品,然后向车站报备。”

通常情况下,站务员隔一周便轮一个夜班,整个通宵守在地铁站内,每当夜班轮值时,凌晨会有1~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而更衣室的折叠床就是他们的小眯一会儿的地,空间不大,但实在太累,总能睡着。

每一行业都有不容易的地方,而车站,是我们每天都要路过的必经之地,有时候,回馈他们一句谢谢,或是一个微笑点头,总是会带来一些温暖。

03

时间:晚9:30

坐标:马路上

职业:摩的师傅

年龄:48

这年头,愿意你一句话就跟着你,义无反顾说走就走的人,应该也只剩下摩的师傅了。

每次加班到很晚,出门过马路的时候,就会看到他们穿着棉裤和大棉手套坐在各自的“宝马”上,或是站在“宝马”旁边跺着脚。

但是你过完马路走到他身边的时候,他还是会微笑的和你说:才下班啊,这么晚!变天了要多穿点。

出门在外的人,只有摩的师傅每天问你怎么这么晚下班了。

像刘师傅这种全职摩的师傅,一天下来估计也就赚到200块左右。跑过最远的一次是从火车站到湘潭,收了300块,是他那一整天唯一的进账。

“那个人坐不得大巴,喊我送咯,到哪里等她到晚上十点多才又返回来,幸好一个多小时也回来了咯”

如今的共享单车越来越多了,几天不见就多了一种颜色,以后可能就赤橙黄绿青蓝紫都集齐了吧。

04

时间:晚10:00

坐标:街边

职业:红薯摊摊主

年龄:30+

这个时间点,我手机上显示的长沙实时温度是11度,丝丝寒风吹的人瑟瑟发抖。

匆忙回家的路上,偶遇一个卖烤红薯的大哥,正在四处张望。出于好奇,我停留在他的摊位前,买了一块红薯,然后打开了尬聊的话匣子。

“大哥,您刚才在看什么呢?”

“之前被城管抓过好几次啦,怕了,怕了,得时刻保持警惕呀!”

这两三年里,他被城管抓过好几次,每次罚款大几百,差不多是他一天的收益吧。现在摆摊的时候就养成了东张西望的习惯,必须躲着城管走。

在摆摊卖红薯以前,他曾经是一名厨师,因为餐馆经营效益不好,也没赚到什么钱。后来干脆就自己出来摆摊卖红薯和烤玉米等街边小吃,已经卖了两三年。

每天上午11点就骑着自己的电动三轮车出来,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再收摊回家,差不多十二个小时。他说,算上成本在内,大概每天的收益是七八百块钱,比他之前当厨师的收益高多了。

我跟他聊天的时候注意了一下,十分钟的时间里,他卖出去了4根玉米一块红薯,收益25块钱。

他不是长沙本地人,和别人打电话的时候操着一口家乡话。在我离开之前,他跟我说,他打算还在街边摆几年摊就不干了,赚点钱回老家去自己做点小生意,“那样还是安稳一点”。

05

时间:晚10:56

地点:家门口

职业:外卖小哥

年龄:不详

十点刚过,我回到家中,第一次这么晚叫了一个外卖。我为数不多的几次晚归里(大概十一点多),几乎都能在电梯口碰到来楼里送外卖的小哥。

就在我下单的四十分钟以后,我家响起了敲门声,一个年龄大概在四十多岁,长得很瘦的中年男子在我开门以后朝我笑了一下,“你好,这是你定的外卖么?”

他身着外卖骑手的服装,一只手戴着手套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拎着我的外卖。

-图片来源于网络-

我本来想简单的和他聊一下,但是他很忙,手里的手机一直亮着,上面显示的是其他派送信息。

他告诉我,白天已经工作了六七个小时,晚上从七点开始,工作到十二点才能回家。

由于还要继续派单,他没再说其他东西就急急忙忙的走了。

晚上十一点,站在家里18楼的窗口,看着他匆匆忙忙骑车赶往下一个派送点。

06

时间:凌晨12:00

地点:24小时便利店

职业:便利店店主

年龄:26

这么晚了,还有什么人在工作呢?

脑子灵光一闪,24小时便利店应该还有人吧。于是乎,穿上衣服骑着我最爱的小黄赶到了家附近的金茂广场。

这里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today便利店,附近写字楼的上班族,商场、酒店的员工都是它的常客,静悄悄的深夜,若你还未归家,today会为你留一盏灯,还有热乎乎的宵夜。

进店的时候,吴佳正在打扫卫生,店内所有的东西都被归置的井井有条,一尘不染。

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想要采访她,她没有犹豫就爽快的答应了,眼里透露着掩不住的欣喜。

吴佳今年刚满26岁,和我的年纪相仿,不同的是,她已是一家便利店的店长了。

-吴佳工作照-

晚班时间是晚9点半至次日清晨7点半,距离明早下班还有整整7个半小时。当我们在暖和的被窝里昏昏欲睡,吴佳依然在忙碌着。

她说便利店上半夜还有些来来往往的客人,主要负责收银,到了下半夜,一般就是清洗物品,打扫卫生,点货补货了。

漫长的夜晚,在吴佳那里一眨眼就过去了,因为一直有事情做,早晨四五点时,还要给顾客制作早餐。

“寒冷的冬天,每当顾客吃着我们制作的热气腾腾的早餐,对着我说谢谢的时候,是我最自信的时刻!”

服务行业想要做好不是件容易事,但吴佳似乎从中摸清了门道,每天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感到开心,她坦言,会一直做下去。

07

时间:晚1点

坐标:小区门口

职业:小区保安

年龄:40+

在这个社会中,有一个群体平时并不会被太多人关注,甚至会被人讥讽嘲笑,今天,我想给他们正名。

小区保安,这个职业听着不太好听,可要是没了他们的存在,谁来保障我们的居住安全呢,谁来阻止那些闲杂人等进入小区呢。

在常人的印象中,他们死板固执,有时不讲情面,其实他们心中只是在守着一个规则不放,这规则便是无数个普通人家的安全。

王叔,40多岁,干保安好多年了。他很兴奋地说道:“我们的管理那是很严格的喽,干了这么多年保安,还没发生什么事故呢。”

可别小看他们,安全的背后是他们高度的谨慎和一丝不苟。每到夜幕降临,人员混杂,就到了王叔和他的同行需要更加注意的时候了,他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。

王叔说他年岁大了,晚上也会经常困得哈欠连天,想睡又睡不得,有时泡杯茶醒醒神,有时就出去保安岗亭抽会烟。

每隔两个小时他们会在小区内巡逻一次,发现任何可疑情况都及时上报。

他不太会表达,不过,就这样朴实无华的言语,我便也觉得蛮好的。

如果今天你遇到他们

请真诚地和他们说一声:谢谢!

我们需要温暖

更需要将温暖传递给大家

(图文/在长沙,版权归原作所有,如有侵权请私信联系删除)